欧贝特试验设备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欧贝特试验设备
热门搜索:

网络时代我们该如何阅读附照片【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09 18:13:35阅读:来源:欧贝特试验设备

从学生开始培养阅读

阅读,对一个人的影响、对一个民族的影响是巨大的。早在十几年前,世界经济组织曾做过一次调查,结论显示:在同等条件下,爱阅读的人在晋职加薪上更有优势。这个结论的原理是什么?我想,是因为阅读不仅能怡情,更能让人获得新知,能在终身学习的时代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

北京小学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倡导孩子们多读书。寒暑假作业中,读课外书是一个重要的作业,并且还会推荐一些书目,假期结束开学时,还要求学生提交阅读的情况表。

北京四中的校长刘长铭在一次高一新生入学的讲话中,告诉他的学生《在四中三年要做的18件事》,第一件就是:“至少要读50本好书,这些书要涉猎10个领域以上。在每个领域中,要至少精读一本该领域最经典的代表作。”

北京小学、北京四中都是北京的名校,校长也都是知名校长,他们的要求,我想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教育界有胆识的人士对阅读的重视,但是这样的校长似乎少了一点。

在生存压力之下,学生的课外阅读读物到底是什么?真正的课外读物有多少?学校老师给了学生多少课外阅读的空间?家长又给了孩子多少阅读的支持和自由?放眼更广阔的孩子们的生活,答案太不容乐观:更多的课外阅读读物可能是课外练习册,孩子们爱阅读的课外书被课外作业、家长和老师的禁令所禁止。

所以,我希望家长和学校重视培养学生的阅读兴趣和阅读能力。怎样重视和培养,我有四点建议:第一,给孩子们课外书阅读的时间。即使从功利的角度来看,课外阅读不仅扩充了孩子的知识面,而且能提高审题、写作的能力。第二,允许孩子们挑选自己爱看的书,因为这是兴趣培养的关键。第三,要在孩子中推广阅读或悦读。阅读的推广包括阅读的作用、读物的推介、读书的方法、读书所获知识的运用等等。第四,更好地开放学校图书馆。让学生有书读,方便读。浙江宁波鄞州高级中学的图书馆开始实行“无门无管理员,图书任师生自助借阅”政策,结果不仅读书的学生多了,而且有些学生把自己买的书还贡献给了图书馆。

《知心姐姐》杂志副主编钟银平

书店经营要夯实内功

因店铺租金昂贵、网上书店冲击,一些民营书店,甚至个别国营书店都相继关门歇业,这实在令读书人扼腕。但作为实体书店来说,如何在自身经营方式上改革出新?我觉得还是大有文章可做的。比如说,现在书店大都实行开架售书,这固然是一大进步,但我觉得,比起热热闹闹的书展来说,购书环境中还缺乏必要的引导和“高参”。一本好书,静静地躺在那里,乏人吆喝,没人推介,被冷落的几率也是很高的。这样说,对书店营业员的要求可能太高,但懂一点爱书人的心理,还是很有必要。在售书过程中多为爱书买书人着想,多把一些人文关怀注入书店的经营,才能像磁石一样抓住读者的心。 江西萍乡 王接

重视基层读书活动

记得过去凡是大一点的企事业单位,如工厂、学校等都有图书馆或阅览室,既满足了职工的业余阅读需要,也能很好地组织起各种读书活动。随着城市产业的调整,许多年轻人走进办公大楼工作,那么,我们能否在大型商务楼内恢复开办图书室呢?同时,外来人员较多的工厂同样可以兴办图书馆、阅览室,以丰富大家的业余文化生活,增加企业的凝聚力。

此外,市、区两级图书馆也要把送书下基层作为一项重要工作来做,指导有条件的单位建立图书馆或阅览室,并为其提供部分图书。增加已有的流动图书借阅车数量,或是设立街头自助图书借阅亭,让城市的大街小巷都能闻到浓浓的书香。一些藏书量比较大的大中学校也可以利用双休日的时间向周边居民开放,“盘活”藏书,提高图书的利用率。

而离市民最近的社区图书馆更要在扩大场地和增加图书报刊的品种上下功夫,适当延长开馆时间,方便居民的借阅需求,还可组织一些生动活泼的读书活动,使得居民爱读书、读好书。

魏敏

发挥好社区图书馆功能

谈到阅读资源,不能不提及遍布全市城乡数百家的社区、街镇图书馆。虽然其规模比较小,藏书品种和数量不及市、区图书馆,但离住家近,看书、借书十分方便,充分利用社区图书馆公共阅读资源,对于营造阅读氛围,培养阅读兴致,提高阅读水平,有着积极的作用。

我是个喜欢阅读的人,退休以后,有了更多的时间阅读。我居住在曲阳街道,社区图书馆就在附近,里面的报刊藏书十分丰富,吸引了大量的年轻和老年的读者,节假日和双休日常常是一席难求。我办了一张借书卡,隔几天就去借书、还书,由于和市、区图书馆联网,我还共享了市级图书馆的图书资源。

眼下不少社区图书馆由于场地小、藏书少,加上阅读环境较差,管理不善,难以吸引市民和读者。我认为,对社区图书馆,政府宜加大投入,新闻出版单位也应积极予以扶持。建议社区图书馆采取有效措施,加强管理,提高服务意识,通过扩大书源、开展讲座和读书交流活动等营造读书氛围,以吸引更多的读者和书迷。 胡宝炎

举办阅读推介 提高读者兴趣

每每走进书店,望着摆满书籍的那一排排书架,便有一种“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感觉。因为在各种诱人的书名面前,我实在无法探知书中内容是否符合我的需求,问营业员,他们又只管根据读者提供的书名帮你寻找具体的书籍,至于书中涉及的内容则基本不知,导致许多好书躺在深山无人问。

要让图书走出深闺,优化销售,书店营业员就必须多读点书,用自己的所知所会向读者做一些图书推介,帮助读者依需选择图书;也可在店堂里用一些展板向读者介绍出版信息和图书内容,定期举办一些阅读讲座,为读者推荐书目,介绍图书内容。这样一来,不仅会激发出读者的阅读兴趣,对图书市场的繁荣亦大有裨益。 周钰栋

热心书评促阅读

我自小喜爱读书,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更是踊跃参加上海市各类读书征文活动,先后获得过3次一等奖和多次二等以下奖项,2次被评为上海市“振兴中华读书活动”积极分子。

随着工作的繁忙和家务的繁重,留给业余阅读的时间相对减少,为了坚持阅读这一好习惯,我自动增压,踊跃参加单位的书评活动,以此来督促不断阅读。我局的局报《上海铁道》辟有“阅读”专版,定期刊登职工的书评和征文,我不时找来那些较有价值和社会影响的热门书籍认真阅读,随后撰写体会或书评,及时投给局报发表。仅最近两年,便在“阅读”版上刊发了10多篇书评。

至于觅书的途径,一是有空去图书馆或上海书城借书购书,二是从网上购买,三是请局报“阅读”版编辑推荐借阅。其实,现在早已告别了无书可读的“文化沙漠”年代,只要你真爱书,具有阅读的欲望,那么随时都能找到喜爱的好书,也总能挤出时间来阅读的。 阮鉴祥

床头的风景

有记者调查,当下七成中学生一年读课外书还不到10本,结论是许多学生“写作不如意,阅读是软肋”。

于是想到自己的经历。我的中学时代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到六十年代初,看书读报是我每天课外必做的一件事。那时的中学生也不像如今每天陷在题海中,有人称现在的学生是有习题没文化。我中学6年每天课余时间几乎都在图书馆度过,去得最多的是当时的上海市报刊图书馆(淮海中路复兴中路交叉口)和卢湾区图书馆(复兴中路陕西南路口)。我的阅读习惯就是中学时代养成且保持了一辈子,读书伴随我的教书生涯和写作岁月。

我们的汉语文化(文学)是讲究审美,讲究联想,讲究灵性与神性的语言文字,特别是经典著作的妙句佳篇,从容布局,炼字炼意,别出心裁,慢工细活,咬文嚼字,吟咏把玩……非时下快餐文字、网络碎片所能相比的。虽说现在实体书店经营不易,风光不再,但我还是常去兜兜看看,不时买几本书回来。我始终不变的看书爱好是晚上睡觉前,坐在床头(床头必有几本书)捧读一本。

每天睡前1小时读书过后我才能安心入眠,一天的生活内容才算划上句号,这就是我的床头风景今天我仍然这样阅读。 王元祚

大势所趋 坦然面对

实体书店的兴衰存废,受科技水平和市场经济两只无形之手的调控,有其自身规律。

先说近的。电子商务方兴未艾,网上商店以其经济、便捷等优势日见兴旺,而有些实体店则渐趋式微。较之买其他商品,买书是否见到实物显得无关紧要,故实体书店受到的冲击更大。买书上网店还是上实体店,无关乎国计民生,两种业态尽可自由竞争。如今实体书店在竞争中渐渐落败,这是图书销售方式的进步,并非坏事。有人对此感到不快,无非是网上购书不符合其以往的习惯,仅此而已。

再看远的。文字的载体历史上有过两次变革:甲骨变为竹简,再变为纸张。越变越便宜,越变越方便,越变信息密度越高。我们已进入信息时代,一切信息都可数字化、电子化,其优越性难以想象。文字载体面临又一次变革,书籍的无纸化亦是大势所趋,纸质书籍将来少了,实体书店也会更快地步入衰弱阶段。我们应顺其自然,坦然面对,顺势而为,不必杞人忧天。

近来获悉有资助实体书店一说,若是用纳税人的钱去扶持以赢利为目的的经营实体,不知是否公平公正。 钱天铃

华鑫信托违约

联通精准营销平台

信托投资基金